智慧城市能破解“鬼城”吗?_0

2019-09-27 15:13

  《中国城市“十二五”核心问题研究报告》曾指出,“十二五”将是中国城市发展的关键时期,也是“城市病”的多发期和爆发期。如今,在智慧城市与新型城镇化的双重推动下,中国城市在有条不紊的快速前进着,但随之而来的“城市病”也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困扰。

  随着与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原副主任、中国智慧城市论坛组织副主席兼秘书长陈如明先生交谈的深入,就业界尚无统一定义的智慧城市定义以及标准进行了阐述。

  Q:现在各地都在大肆开疆破土建城,致使我国多处“鬼城”出现,您觉得这其中出现了什么问题,该如何解决?

  邬贺铨:在高房价与暴利的双重刺激下地产商产生投资冲动

  邬贺铨:现在是房地产热嘛!开发商拿到地,建成房子,他们预期房价肯定会看涨,并不担心房子是否能卖出去。只看投资,并没有太多的去考虑有没有人住。在高房价与暴利的刺激下,造就了地产商这种冲动的投资。就目前来看,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发展下去。虽然国家也有一些政策,但是目前看来还没有取得多大的成效。当然未来还可能通过多渠道:包括政策、财税、土地等多方面来管理。

  陈新玉:现阶段开始要重视软环境的建设

  陈新玉:我觉得这种东西与传统的思维有关,以前老说一城镇化就要盖房子、修铁路、修道路、建基础设施,建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些建设是必要的,但其实中国这些年硬件基础设施的建设虽然还有缺口,但通过这些年的建设,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现阶段更重要的是,怎么充分发挥这些现有资源的作用,这需要一些政策环境和软环境支撑。现在发现了,很多房子建了没人居住,这首先是建这个房子的规划就没有做好,领导一拍脑袋就建了,导致鬼城、房地产泡沫等一些问题出现。现在中国的发展应该进入一个更高阶段,建一些可见的资源,如房屋、桥梁等,这仅是城镇化的初级阶段。从现在开始要重视软环境的建设,软环境建设会提高现有硬件资源的使用效率,同样的一条道路,调度好了,通行车辆会有很多;调动不好,大家就会堵在路上,通行不了几辆车。所以说,像科学调度这种科学管理会带来现有资源使用效率的提高。因此从现在开始,在建设硬件资源的同时,必须同步考虑软件资源和环境的建设,硬件和软环境要同步抓。

  胡瑞敏:智慧城市可破“鬼城”困局

  胡瑞敏:“鬼城”的出现有两大原因。首先是由于我们的政府部门、相关的土地管理部门在理念上存在偏差。他们的工作重点是以土地为中心,而不是以“宜居”为中心。而应该以价值为中心。为什么人们愿意到城市来生活?因为首先城市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同时也能够为在这生活的人们创造价值。使人们在这样的城市里能够生存,进而过上美好的生活。这就是城市的核心功能:要面向生活与工作。单纯的以土地为中心,当然就会出现“鬼城”了。鬼城的出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政府部门的形象工程。好大喜功,希望尽快看到高楼大厦,以为有了高楼大厦就相当于建成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这是错误的。为什么企业也对参与“鬼城”的建设十分积极呢?是因为那个时候政府出台了很多优惠政策来推动这样的工作。一系列的政策刺激了企业的参与,让企业以为有利可图,进而参与进来。这也是导致“鬼城”出现的一个因素。我相信这个问题会在未来逐渐解决。因为随着新型城镇化的推进,人们对其认识会逐渐深入,会越来越明白人们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城市,我们应该如何去建造城市,这样就不会再有“鬼城”的出现了。

  任庆昌:智慧城市不能搞形象工程

  任庆昌:原因之一可能在于是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过分依赖,给予了房地产开发商不合理扩张的机会,在运作机制上出现了问题。在增加财政收入方面,政府要把握好自身的角色,不能同市场中的竞争者划等号。其次各级干部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不能谁上任都大拆大建,树立“政绩”,搞“形象工程”。正确的政绩观不是盲目的“造城”,应体现为全方位的改善民生,不能简单地把“政绩”与不断扩大城市建设项目划等号。事实上,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地方由于盲目追求GDP,脱离本地实际大搞建设项目,不仅对经济秩序有破坏,对生态环境也带来不利影响,全国多地造成雾霾天气与不合理的建设规模有直接关系,付出的代价和教训是惨重的。

  单菁菁:中国“鬼城”原因三解

  单菁菁:出现鬼城,首先一个原因就是地方的GDP发展冲动,因为传统的考核体系是基于GDP的增长。地方政府往往会通过大规模的新区建设促进GDP的增长,但产业发展没有跟上、公共服务没有跟上,因而无法吸引和形成相应的人口集聚,出现鬼城。第二个原因是财政需求。目前我国地方财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土地,是典型的土地财政。地方政府通过大规模征地和出让土地获得财政收入,房地产商通过大量盖房和炒作概念获取利润,也是造成鬼城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第三个原因就是政绩冲动。我国地方官员的任期一般都比较短,三至五年,市委书记、市长们需要在任期内迅速做出政绩,而造城运动是最容易见到成效的,既拉高了GDP,又做足了“面子工程“。

  张福军:“鬼城”的出现是地方政府的工作失误

  张福军:“鬼城”的出现,是地方政府的工作失误;是前些年,地方政府过度参与房地产市场,期望用房地产来拉动经济发展的写照;是以GDP为英雄的写照。要破解上述现象,有以下三种方法:第一,地方政府的各级官员应认真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要正确理解建设新型城镇化的含义,要思考新型城镇化建设与智慧城市建设这二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深刻内涵,应该转变观念,统一思想。要从根本上改变单一追求GDP增长这样一个观念,这一点是最重要的。第二,建城镇不应该是只建房子这么简单。一个城市的建设除了建设房屋外,还应该有许多配套设施在里边。城市要有产业,现在讲求产城合一,要把城市规划、产业规划、土地利用等这些东西结合起来去建造、发展一个城市,不能单一的只做土地规划利用这一项。把房产与社会运行所有的配套设施建设有机地结合起来,合理规划、利用资源,这样才能建好一个城市。第三,政府要增加社会责任感。要在规划、审批土地的过程中,不以政绩为出发点,要以城市整体发展、提升人民生活质量、健康发展经济为主要考量。要认真制定地区的全盘规划,本着对当地人民负责的态度去建设一个城镇。如果政府有这种态度,我相信今后绝对不会出现“鬼城”。

  编后感:传统城镇化后,除了鬼城问题,另一个大问题就是大城市居住两极分化的问题,一些人独自拥有多套房产,更多人只能租房,十余人挤在不足百平米的空间里。房价一直在涨,仍浇不灭无数年轻人奔向大城市的脚步。哪里出现了问题,出现了什么问题,智慧城市与新型城镇化能够有效缓解这一问题吗?还需要时间的考量!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